當前位置:首頁 > 散文頻道 > 散文 > 難忘“連隊會餐”

難忘“連隊會餐”  作者:李現森

發表時間: 2019-10-11  分類:散文  字數:2782  閱讀: 268  評論:0條 推薦:4星

對于會餐,當過兵的人總會念念不忘。盡管餐桌上并沒有啥山珍海味,也不是部隊的炊事員有多么高超的廚藝,但暢懷的豪飲,熱烈的氣氛卻總讓人久久回味難以忘懷,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濃濃親情。當兵的地方
 


對于會餐,當過兵的人總會念念不忘。

盡管餐桌上并沒有啥山珍海味,也不是部隊的炊事員有多么高超的廚藝,但暢懷的豪飲,熱烈的氣氛……卻總讓人久久回味難以忘懷,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濃濃親情。

當兵的地方是在湘西的一個偏遠小縣城,那時市場上的商品、副食品還不是很豐富,一周里能吃上幾片肉都是奢侈的事。只有等到過節時,連長會讓炊事班做上一桌子菜,說是連隊會餐,讓我們一個個大快朵頤一回。

當然了,那時候會餐的標準也不高,即便是過“八一”這樣的隆重節日,也不過是八個菜。通常是連隊殺口豬,如果不殺豬那就買上半扇豬,隨后用豬肉換花樣的做些菜,或肉片炒白菜,或肉絲炒蓮花白,或肉片炒西葫蘆片,或豆芽炒肉丁,或排骨燉土豆……看似炒的都是肉菜,其實那肉片、肉丁、肉絲卻少得可憐。

唯獨那血條子肉是很實惠的。炊事班長先把豬肉切成一兩寸見方的肉塊,放在大鍋里煮熟后,撈出來用熱油將肉皮炸得金黃,爾后切成半厘米厚一寸多長的肉片,肉皮朝下碼在碗里,澆上醬油蔥花鹽等,上籠屜蒸了后反扣在盤子里,類似北方的扣肉。

對這大肉片的渴望,是我們很多新兵們最迫切的。現在很多人肯定是不會理解的,可對于當時的艱苦環境下,習慣了每天兩塊多錢的生活標準,一個班八九個人一盤子有鹽少油的菜,幾筷子夾完了便只能干啃饅頭的大兵而言,猛不丁地一下子能吃到那么厚那么寬的大肉片,盡管一人也就能輪到一片,但那種感覺比吃山珍海味還要刺激。

在我的記憶中,會餐是連隊里的大事。在會餐前的一周,連里就開始忙碌起來。首先是“生活民主委員會”的成員們,廣泛征求大家對“八一”會餐的要求和意見,然后專門開會擬訂菜單,再下發下去聽取意見,然后把意見集中起來,通過幾上幾下的討論,最后由審批才能定下來。

那時每個戰斗班都分有一塊菜地,里面種著空心菜、豆角、青椒、西紅柿、黃瓜等。炊事班不用種菜,也沒有菜地,但他們有個豬圈,一般來說每年連隊都會喂上三、五頭豬。過一個節日,殺上一頭,用于給全連官兵們過個肉癮,解解讒。

“八一會餐”是從連隊殺豬開始的。頭天下午,炊事班便開始準備了,這天各班都會派兩名公差去幫廚,“幫廚”人員一到食堂報到,就迫不及待地帶上藍圍裙,挽起衣袖和褲腿,在炊事班長的調遣下,洗的洗,涮的涮,揀菜的揀菜,打掃的打掃……一派節日的氣氛。那時,我“幫廚”的積極性特別高,主要是能借“幫廚”之便,順便著借品嘗之名,多吃上一塊那肥的流油的肥肉塊。

其余人員還要正常訓練。由于訓練場就在廚房的外面空地上,訓練中幾乎所有人的鼻子都不停地抽動著,拼命聞著廚房里飄來的煮肉的香味。當然,也難免克制不住地咽口水。

到了中午,會餐的時候終于到了。我們一聽到炊事班長吹開飯哨聲,快速地沖出了宿舍,在排長的號令下排好隊,并在領歌的口令下開始唱歌了。估計是要會餐的吸引,那天的歌聲特別嘹亮。會餐開始前,副連長通常會告誡:油水大,別太貪吃,晚上不要喝涼水!他說歸說,但沒有人會聽的,心兒早飛到那餐桌上。

尤其是當聽到“解散吃飯”的口令后,大家都蜂擁著奔向自己班的位置上。不過,望著那些平時根本吃不上的好菜,大家的筷子都不敢動了,似乎怕筷子攪亂了由各種盤子排列出的“亮麗的風景”。

直到聽班長說,怎么都不吃啊,來,干!說著他先挑起一塊條子肉塞進了嘴里。大家見狀,也把筷子伸向了那盤條子肉,我也趕緊夾起一片肉塞進了嘴里……那個香啊!似乎除了香還沒咂摸出什么味,那片肉已經順著喉嚨眼滑了下去。再看看班里的其他戰友,一個個也都停止了咀嚼,似乎都在回味那片香噴噴的‘條子肉’,片刻間一盤子條子肉已經光光的就剩下一點油湯汁了。

酒在部隊是嚴令禁止的。不過這一天,連隊干部是破例允許每人一瓶啤酒,倒在茶缸輪著轉圈抿著喝,基本都沾沾嘴。酒少,新兵想喝但在老兵面前不敢放肆,不敢大口大口喝,只能是一點點地品。不像現在,哥兒幾個在一塊端起酒杯就是一口悶。常常是端起了酒杯還沒開始喝,藏在凳子下的酒瓶兒空了,原來是趁大伙不注意,那些讒酒的老兵把酒倒進他們的杯子里給喝了。我們是敢怒不敢言,只能是以水代酒,趁他們喝酒,嘰里咣當把他們面前的那幾盤子葷菜給消失了,這大概也算上是各取所需吧。

都說,軍人豪邁,喝酒也是大碗的喝。會餐用的酒杯都是碗或茶缸,大家在舉“碗”碰杯,仰脖痛飲中,往日的“過結”和不愉快,也隨著酒精的揮發而消散,情同手足的友誼也隨著酒的濃度而增加……這也以至于后來讓我常想,凡當過兵的人,為啥多少都能喝上兩杯,而且都是不帶顏色的酒,大概就是從會餐上學來的吧!

每次會餐,醉酒的往往是老兵,并非是他們的酒量遜色,而是他們逞能、自負和豪爽。于是,關心和照顧“酒肉”哥們的義務又義不容辭地落在了我們新兵的身上。在汽車連時,我有幾個老班長就真喝多了,昏睡的下午照集體像都拉不起來,有幾個想起他們老戰友,竟嚎啕大哭,醉醺醺地舞劃開炮架勢,讓人苦笑不得,實在是領教了部隊不允許喝酒嚴律所在……

真的很懷念“連隊會餐”!現在轉業回到地方,雖說喝酒的日子和次數都多了,現在的物質條件多么好,但不管現在的菜肴多么豐富,可面對滿桌子的雞鴨魚肉,卻怎么也找不到當年會餐的快樂,找不到當年吃那片‘條子肉’的感覺。仔細想來,可能是少了一份純真,多了一些世俗吧!

“解散!八一會餐現在開始!”耳邊再次響起連長的號令。放下案頭上活兒,寫下這段回憶,權為是心中那份對軍營的眷戀吧!


編輯點評:
對《難忘“連隊會餐”》一文發表給力評論!(250字內)
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
 
來消息了X
pk10计划在线